<em id="npjrz"><ruby id="npjrz"></ruby></em>

        <nobr id="npjrz"></nobr>
        <del id="npjrz"></del>

          新聞發布會
          【新聞發布】安徽檢察機關“打擊虛假訴訟”四大典型案例
          時間:2020-01-07  作者:  新聞來源:新華網 【字號: | |

          12月31日上午,安徽省檢察院召開以“監督虛假訴訟,維護司法秩序,助力社會誠信”為主題的新聞發布會,通報2017年以來全省檢察機關開展民事虛假訴訟監督工作情況,發布民事虛假訴訟監督典型案例。




          目錄


           

          1.范厚傳騙取判決書系列虛假訴訟監督案

           

          2.蕪湖某建設公司等騙取調解書虛假訴訟系列監督案

           

          3.施國青與上海某茶葉公司民間借貸糾紛虛假訴訟監督案

           

          4.張志松交通事故保險理賠虛假訴訟監督案


          案例一

          范厚傳騙取判決書系列虛假訴訟監督案

           

          【要旨】

           

          當事人單方采取偽造證據、虛假陳述等手段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騙取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謀取非法利益,損害司法秩序,構成虛假訴訟。檢察機關在履行職責過程中發現虛假訴訟案件線索,應當依職權受理,及時審查,全面履行法律監督職責,督促法院糾正錯誤裁判,追究相關人員刑事責任,維護司法秩序。

           

          【基本案情】

           

          2015年,鄭某某等九人以民間借貸糾紛為由向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起訴甲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四分公司(以下簡稱“甲四分公司”)和甲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甲建設集團”),稱甲四分公司因建設工程資金周轉需要,從鄭某某等九名出借人處借款共計479萬元,甲四分公司分別向他們出具《借支單》或《借條》,借據上加蓋了甲四分公司財務專用章和負責人范某某個人印章。鄭某某等九人多次催要欠款未果,遂訴請判令甲四分公司、甲建設集團償還其借款本金及利息。經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和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兩級法院的審理,除范某升自認涉案借款系范厚傳個人借款被判敗訴外,鄭某某等其他八人的訴訟請求均被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支持。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線索發現  甲建設集團收到一審民事訴狀后,認為該九起民間借貸自己毫不知情,相關民事訴訟涉嫌詐騙,向合肥市公安局經濟開發區分局報案,該分局經過調查作出不立案的決定。甲建設集團向合肥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檢察院申請立案監督,經檢察機關監督,公安機關決定立案偵查。合肥市檢察機關民事檢察部門密切跟蹤案件進展,并在對范厚傳涉嫌虛假訴訟罪一案提起公訴后,依職權對相關民事案件進行了審查。

           

          調查核實  檢察機關調取公安刑事偵查卷宗,審查發現,2010年至2013年間,范厚傳以工程項目需要資金周轉等理由,以個人名義從鄭某某等九名出借人處借款479萬元。2014年7、8月間,因無力償還個人借款,范厚傳向該九名出借人出具私自加蓋甲四分公司公章及公司負責人范某某私章的新借據,借款金額、借款時間、借款利息等其他內容保持不變。隨后,范厚傳提供代理律師、繳納訴訟費用,指使該九名出借人持新借據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監督意見  2018年9月14日,合肥市人民檢察院分別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八份再審檢察建議,認為范厚傳指使他人以捏造的借據提起民事訴訟,妨礙司法秩序并嚴重侵害公司的合法權益,構成虛假訴訟,建議法院啟動再審程序,撤銷案涉的八份民事判決。此外,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檢察院以范厚傳涉嫌虛假訴訟罪向合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一審法院判決范厚傳犯虛假訴訟罪,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并處罰金30000元。合肥市檢察機關以一審判決量刑畸輕為由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監督結果  2018年11月7日,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向檢察機關發送復函,對檢察機關提出再審檢察建議的上述8件民事案件決定按審判監督程序處理,啟動再審后,上述案件民事判決均被法院裁定撤銷。此外,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以虛假訴訟罪改判范厚傳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50000元。

           

          【典型意義】

           

          1.單方偽造證據騙取法院判決書已成為民事虛假訴訟的一種重要類型,應加強法律監督。司法實踐中,民事虛假訴訟不僅包括雙方惡意串通型,還包括單方實施的民事虛假訴訟。單方實施的虛假訴訟主要表現為一方當事人通過偽造證據、虛構事實、隱瞞真相等手段捏造事實,提起民事訴訟,騙取人民法院作出錯誤的裁判,謀取非法利益,損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權益。本案中,范厚傳因無力歸還鄭某某等九人的個人借款,向九名出借人分別出具了私自加蓋甲四分公司及其負責人私章的新借據,并指使九人以公司為被告提起民事訴訟,騙取法院判決書,將個人債務無端轉嫁給公司承擔,構成虛假訴訟。此類案件中,可能有其他糾紛存在,虛假訴訟的事實往往比較隱蔽,檢察機關應當保持對虛假訴訟的敏感性,加強監督,全面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作用。

           

          2.充分發揮刑事檢察監督職能作用,依法追究虛假訴訟行為人的刑事責任。一是開展立案監督,積極引導配合公安機關對虛假訴訟犯罪的刑事偵查。本案中,對公安機關作出不立案的決定,檢察機關啟動立案監督工作,并在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后,及時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繼續調取證據,二是開展刑事訴訟監督,確保刑事打擊到位。檢察機關以虛假訴訟罪對范厚傳提起公訴,一審法院判決后,檢察機關認為刑事案件一審中,公訴機關已舉證證明甲建設集團為應訴而支出律師代理費用、上訴受理費用、鑒定費用等直接財產損失約30萬元。同時作為一家從事建設工程的公司,因卷入多起民間借貸糾紛,尤其是被法院列為有巨額未履行債務的被執行人,致公司信用和業務嚴重受損。此外,本案提起虛假訴訟金額特別巨大,本息合計達900萬元。范厚傳指使他人提起虛假訴訟的人次多,經歷的訴訟階段多,并在法院審理和刑事偵查中均指使他人作偽證,導致訴訟時間長、偵查時間長,司法資源浪費嚴重。一審判決對上述事實未作認定導致量刑過輕,檢察機關遂提出抗訴。二審法院認為范厚傳的犯罪行為嚴重損害司法公信力,屬情節嚴重,應當予以嚴懲,遂全部采納了檢察機關的抗訴意見,使范厚傳的違法行為得到了應有的懲處。

           

          3.堅持刑事打擊和民事監督糾錯相結合,依法維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為保護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幫助甲建設集團及時走出困境,檢察機關一方面通過刑事訴訟監督查明了范厚傳的虛假訴訟行為已給甲建設集團造成嚴重經濟損失,依法追究范厚傳刑事責任;另一方面及時啟動系列民事生效裁判案件的監督工作。由于范厚傳虛假訴訟行為已被立罪判刑,案涉相關民事判決已全部喪失事實基礎,應予以撤銷。合肥市人民檢察院對八起民事案件向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法院再審后,裁定撤銷了八份原生效民事判決,維護了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

           

          案例二

          蕪湖某建設公司等騙取調解書虛假訴訟系列監督案

           

          【要旨】

           

          在建設工程領域,為逃避債務,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通過偽造工程量結算單、虛增工程量等方式,提起民事訴訟,騙取人民法院調解書,損害司法秩序和司法權威,構成虛假訴訟。檢察機關對此類虛假訴訟行為應當依法監督,維護司法秩序和債權人合法權益。

           

          【基本案情】

           

          2012年2月15日,蕪湖某建設公司中標蕪湖某投資公司投資建設的某安置小區建設工程項目后,蕪湖某建設公司分別與王芳根(蕪湖某建設公司實際控制人王登榮的親家)、毛某某(王登榮的五女婿)、俞某某(王登榮的四女婿)各簽訂一份《內部承包協議書》,將該項目土方回填、道路下水等附屬工程分包給王芳根施工,合同價款暫定為1600萬元;將該項目景觀、綠化工程分包給毛某某施工,合同價款暫定為1200萬元;該項目三棟安置房建設工程分包給俞某某施工,合同價款暫定為960萬元。2017年初,蕪湖某建設公司資金鏈斷裂,王登榮為避免公司在蕪湖某投資公司的未付工程款被其他債權人保全,授意公司工作人員在制作結算單時,將王芳根未實際施工的面包磚和瀝青道路等工程、毛某某未施工的7棟樓景觀綠化工程均計算為已完成工程量,合計虛增工程款936.47萬元,同時將結算日期提前并按月息2%計算延期支付利息,合計虛增利息663.58萬元;將俞某某的工程結算時間提前并按月息2%計算延期支付利息虛增利息89萬元。

           

          2017年3月10日,王芳根、毛某某、俞某某分別以蕪湖某建設公司為被告訴至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法院,請求判令蕪湖某建設公司支付王芳根等三人未付工程款及延期支付利息共計4515.48萬元,并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分別享有優先受償權。2017年3月19日,法院根據王芳根及毛某某、俞某某的申請,分別對蕪湖某投資公司未付工程款予以(首輪、二輪、三輪)保全。2017年4月、6月,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法院相繼作出了三份民事調解書,確認蕪湖某建設公司欠王芳根等三人工程款及延期支付利息合計4142.036萬元。2017年7月,王芳根向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從蕪湖某投資公司扣劃工程款1631萬元,隨后王芳根又將上述款項轉至蕪湖某建設公司和王登榮控制的賬戶,由王某榮支配使用。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線索發現  2018年3月,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檢察院接多名案外人舉報,經對舉報線索初查發現了諸多疑點,分析認為該案系虛假訴訟可能性很大,遂決定立案審查,并將涉嫌犯罪線索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調查核實  一是通過勘察施工現場,確認工程結算單上部分工程未實際完工。二是調閱涉案卷宗材料,調取涉案銀行賬戶流水,確認扣劃的1631萬元執行款最終回到蕪湖某建設公司和王某榮控制的賬戶,同時發現蕪湖某建設公司為三原告支付律師代理費和訴訟費。三是兩級院上下聯動一體化辦案,成立專案組,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偵查,查明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偽造工程量結算單、虛假調解等主要犯罪事實后,及時采取刑事拘留、逮捕強制措施。四是通過對工程量核算、利息計算等專業性問題委托評估審計、專家咨詢、收集證人證言等,查明蕪湖某建設公司向法院提供的工程造價評估意見書的內容不真實,進一步夯實了證據基礎。

           

          監督意見  2018年11月26日,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檢察院向該區人民法院發送了三份再審檢察建議書,指出蕪湖某建設公司為逃避債務,與王芳根等人惡意串通,倒簽結算單時間,虛增工程量,虛構利息,以超過實際債權數額數百萬元起訴并申請財產保全,騙取法院民事調解書,妨礙正常司法秩序,致使其他案外人合法債權難以實現,建議依法再審。

          監督結果  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法院采納檢察機關的檢察建議,啟動了審判監督程序。2019年5月10日,蕪湖市弋江區人民法院裁定撤銷前述涉案的調解書和裁定書。此外,王登榮、王芳根因虛假訴訟罪被追究刑事責任。

           

          【典型意義】

           

          1.偽造證據虛增工程量是建設工程領域虛假訴訟常見的表現形式,檢察機關應當加強監督。本案當事人因資金鏈斷裂,為逃避債務,采用倒簽結算單時間計算延期支付利息、將未完成工程量計入已完成工程量等方式捏造虛增債權,借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由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并以此騙取法院快速作出首輪訴訟保全、虛假調解和執行扣劃,構成虛假訴訟。雙方惡意串通的虛假訴訟行為,具有很強的隱蔽性和危害性,但法院的被動審查一般很難發現,因而需要檢察機關加強對此類案件的法律監督。

           

          2.虛假訴訟行為人之間往往具有親屬朋友關系、關聯關系等特殊的利益關系,隱蔽性強,檢察機關運用調查核實權,瓦解了“利益同盟”。同時根據調查進展情況,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及時采取刑事拘留、逮捕等刑事強制措施,并根據行為人的認罪態度,適時變更強制措施,較好推動了本案虛假訴訟的查處。

           

          3.虛假訴訟調查要善于借助“外腦”,提升辦案能力。本案涉及到實際工程量的核算、公司會計賬冊審計、工程款支付、延期支付利息等一系列比較專業的問題,檢察機關在案件調查過程中,特別邀請了工程技術咨詢專家、審計人員、評估鑒定人員參與辦案,助力解決虛假訴訟監督中的“專業”難題。

           

          4.虛假訴訟監督需要建立多部門協作機制,形成打擊合力。本案中民事檢察部門通過與公安機關、法院以及檢察機關的刑事檢察部門建立信息互通、密切協作的虛假訴訟調查機制,充分借助公安機關強有力的偵查手段和刑事檢察部門較強的引導偵查能力,開展虛假訴訟調查,形成打擊合力,有效維護了司法秩序、司法權威和其他債權人合法權益。

           

          案例三

          施國青與上海某茶葉公司民間借貸糾紛虛假訴訟監督案

           

          【要旨】

           

          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通過偽造證據、虛構民間借貸關系的方式提起民事訴訟,騙取人民法院調解書,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損害司法秩序和司法權威,構成虛假訴訟。檢察機關積極運用調查核實權,查實雙方當事人之間涉嫌虛假訴訟的初步證據后,將案件線索及時移交公安機關,并積極引導公安偵查。在追究涉案當事人刑事責任外,檢察機關充分發揮民事訴訟法律監督職能作用,督促法院撤銷調解書,保障案外人合法權益,維護司法公正權威。

           

          【基本案情】

           

          2017年8月28日,施國青與上海某茶葉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健在蕪湖市鏡湖區簽訂《借款協議》,約定上海某茶葉公司向施國青借款700萬元,并約定爭議解決地為合同簽訂地法院。2017年9月18日,施國青向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判令上海某茶葉公司歸還借款本息705萬元。2017年9月21日,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調解書,確認了上海某茶葉公司償還施國青借款本金、利息及違約金合計705萬元。后施國青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雙方于2017年10月15日達成執行和解協議,上海某茶葉公司將其位于上海市的一套房產(約定房價為500萬元)用于抵償施國青的債務。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線索發現 2017年11月底,案外人向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檢察院舉報稱,上海某茶葉公司名下位于上海的房屋已經出賣,王健與施國青惡意串通,通過虛假訴訟的方式達成以物抵債協議,逃避房產交付義務,侵害了案外人合法權利。接到舉報后,檢察機關針對案卷材料進行仔細分析,認真研判,發現該案存在諸多疑點,遂決定依職權受理,并啟動調查核實程序。

           

          調查核實  一是調閱審判卷宗,仔細研判,確定調查重點。二是順藤摸瓜,查明借款來源走向。三是固定初步證據,提前引導公安偵查。在掌握循環轉賬偽造借款事實的基礎上,將該案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機關并引導公安機關進一步收集證據,查明案件事實,為追究當事人刑事責任奠定基礎。

           

          監督意見  2018年8月10日,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檢察院作出再審檢察建議,認為調解書所依據的證據系當事人偽造,雙方沒有發生真實的債權債務關系,屬于虛假訴訟,該虛假訴訟的行為損害了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應當予以糾正。建議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撤銷涉案的民事調解書。

           

          監督結果  2018年9月13日,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函復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檢察院,已中止該民事案件的執行程序。2019年6月18日,蕪湖市鏡湖區人民法院民事裁定,裁定撤銷了原民事調解書。此外,蕪湖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認定施國青、王健等3人構成虛假訴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至一年九個月不等。 

           

          【典型意義】

           

          1.主動運用調查核實權,查明虛假訴訟違法事實。調查核實權是法律賦予檢察機關履行民事檢察職責的重要手段,檢察機關善于對案件中的異?,F象和疑點進行調查核實,查明了虛假訴訟的真相。本案涉及標的額高達700余萬,對于案外人的控告,檢察機關本著客觀公正的原則,積極主動運用調查核實權,查清了施國青與上海某茶葉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健等當事人之間循環轉賬的虛假借款事實,為最終查清案件事實打下了基礎。

           

          2.加大協調力度,引導案件偵查工作。虛假訴訟具有隱蔽性、查處難度大的特點,檢察機關與公安機關密切配合,互相借力,形成打擊虛假訴訟的合力。本案中,檢察機關受理該案后,抽調精干力量組成辦案組對案件進行調查,在取得一定證據后,及時將案件移送公安機關。加強與公安機關的溝通協調,引起公安機關對涉案虛假訴訟的重視,并進行立案偵查,推動刑事案件的辦理進度和力度。

           

          3.針對虛假訴訟違法行為,檢察機關敢于監督,維護了法律權威。本案是一起以捏造事實,嚴重妨害司法秩序的虛假訴訟行為,如果這一侵害案外人合法權益的行為不能得到糾正,司法權威會嚴重受損。檢察機關接到當事人舉報后,一方面通過調查核實,查明當事人虛假訴訟的關鍵證據,后將相關線索及證據移送公安機關,并同步引導偵查,依法追究虛假訴訟行為人的刑事責任。另一方通過公安機關刑事偵查手段獲取的證據,進一步查清和固定了當事人偽造證據虛構法律關系提起民事訴訟的事實,證實了法院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的事實無合法基礎,損害他人合法權益,妨礙司法秩序,侵害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據此,檢察機關向人民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督促人民法院糾正錯誤的調解書,維護案外人的合法權益,保障司法公正。

           

          案例四

          張志松交通事故保險理賠虛假訴訟監督案

           

          【要旨】

           

          在交通事故糾紛中,行為人與他人合謀串通,偽造證據,編造虛假的事故經過,非法獲取原告主體資格提起民事訴訟,騙取人民法院民事判決,非法獲取保險理賠款,侵害他人合法權益,侵害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構成虛假訴訟。檢察機關在履職中發現虛假訴訟案件線索,依職權啟動監督程序,及時提出再審檢察建議。在建議未被采納時,及時跟進監督,督促法院糾正錯誤裁判,切實維護司法權威。

           

          【基本案情】

           

          2015年11月、2016年1月,張志松先后三次起訴至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法院,稱在三起交通事故中自己為三輛受損貨車的實際所有人,并請求法院判令某保險公司在保險限額內承擔保險賠償款共計232290元并承擔訴訟費用。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29日、4月22日,先后作出三份民事判決,判決均支持了張志松的訴訟請求。

           

          【檢察機關監督情況】

           

          線索發現  宣城市人民檢察院在辦理張志松故意殺人罪一案時,發現其在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法院以交通事故責任糾紛多次起訴,很可能存在民事虛假訴訟,于是將相關線索交給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檢察院調查核實。

           

          調查核實  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檢察院接到線索后,立即展開調查核實,查明在這三起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中,三輛受損貨車均未購買車損險。為了騙取保險金,張志松與王雙信等八人合謀串通,隱瞞交通事故真相,偽造事故發生現場,編造虛假的事故經過,并使交警部門作出錯誤的事故責任認定。同時,張志松還偽造了《車輛掛靠協議》、貨車轉讓協議、收條等證據,以此取得訴訟主體資格,提起民事訴訟,騙取法院作出錯誤的判決,非法謀取保險公司的賠償款。

           

          監督意見  2017年5月17日,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檢察院向該區人民法院提出再審檢察建議,該區法院未在規定的期限內作出處理,亦未書面回復檢察機關。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檢察院跟進監督,于2017年10月11日提請宣城市人民檢察院提出抗訴,2017年11月9日,宣城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涉案判決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且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遂向宣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抗訴。

           

          監督結果  宣城市中級人民院接受抗訴后指令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法院再審,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法院再審后,于2019年4月26日裁定撤銷了涉案的生效民事判決。同時,張志松由于故意殺人罪、保險詐騙罪數罪并罰,被判處死緩并處罰金五萬元,王雙信等八人因保險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到二年不等,均并處罰金一萬元。

           

          【典型意義】

           

          交通事故保險理賠領域多發的虛假訴訟行為,不僅損害保險理賠主體的合法權益,還妨害司法秩序,浪費司法資源,違背社會誠信,損害司法權威和司法公信力。檢察機關依職權對此類虛假訴訟案件加強法律監督,具有重要的意義。

           

          1.準確把握審查重點,提高監督精準度。保險理賠類型案件是虛假訴訟的易發區,檢察機關加強對該類案件線索甄別力度,深挖系列案件,提升辦案效果。同時,選準虛假訴訟案件監督突破口,對同一主體同時在多起涉財糾紛案件中作為當事人的予以重點關注。該系列案件中,張志松作為原告在宣城市宣州區人民法院有多次因交通事故責任糾紛進行訴訟,并且案件審理過程中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大多未參與訴訟,訴訟存在異?,F象。檢察機關將此異?,F象作為核實監督的突破口,為跟進監督打下堅實的事實基礎。

           

          2.強化內外協作,形成監督虛假訴訟監督合力。該案辦理過程中,檢察機關積極作為,從三起系列交通事故保險理賠虛假訴訟案件入手,強化內外協作,加強與刑事檢察部門、公安機關的協調配合,主動出擊,綜合運用調查核實、再審檢察建議、抗訴等手段和監督方式,形成打擊合力。當發出再審檢察建議后法院沒有依法回復時,宣城市檢察機關又依法進行跟進監督,積極推行上下兩級院一體化辦案模式,強化上下聯動合力,有效推進虛假訴訟監督工作,為建立防范、打擊交通事故保險理賠領域虛假訴訟的長效機制進行了有益探索,彰顯了司法公正和權威。

          捕鱼游戏平台